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首页 > 辟谣案例

“杀猪盘”里没爱情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15日10:41  来源: 半月谈

  “他帅气,多金,还教我赚钱。”小心,这很可能不是什么令人羡慕的“男友力”,而是诈骗分子精心设计的“杀猪盘”。

  根据公安部的数据,目前电信诈骗总体形势仍然严峻,案件仍高发多发,特别是坊间称为“杀猪盘”的网络交友诱导投资赌博类诈骗上升迅猛。

  “杀猪盘”里没有爱情,只有一群磨刀霍霍的“屠夫”,诈骗对象重点是单身女性。从所谓的“找猪”到“养猪”,再到“杀猪”,这类诈骗案件呈现出非常明显的集团化和专业化特征,结果往往是受害人被骗金额高、案件侦破难、挽回损失难。

  1 “高富帅带我致富 险些万劫不复”

  回忆起2020年那场网恋,广东东莞的贺女士至今仍心有余悸。26岁的她当时刚硕士毕业,找工作间隙在家无所事事,于是下载了一款热门社交软件打发时间。一网名叫“田鑫”的年轻男子主动加她好友,耐心打听她的情况,同时有意无意给她发照片,透露自己事业有成、帅气多金。

  被对方的“高富帅”特质和“高情商”话语所吸引,贺女士很快和田鑫聊得火热,并加了QQ好友,向对方诉说自己家庭条件一般、难以找到工作的忧虑。田鑫“不经意”向她透露自己在一款叫“腾讯理财”(实为冒名)的软件中下注,挣了不少钱,这让急于挣钱的贺女士很是心动。

  通过田鑫发来的二维码,贺女士进入虚拟房间,“客服”引导她向既定账户充值,随后开始游戏。“一开始我投了几千元钱,确实回本了,他就鼓励我再投,前后投了1万多元。”贺女士说,自己在网上查过,“腾讯”确实有这款产品,且后期田鑫也陆续投注,她才深信不疑。随着投注金额增加,缺少经济来源的贺女士只好在田鑫指导下从各种渠道套取现金贷款,又向亲友借了不少钱,凑了17万余元。

  一天晚上,田鑫准时发来二维码,贺女士继续投注,本以为能赚取更多现金,却发现之后后台关闭,而田鑫也再不理会自己。“当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个骗局,还在网上查到这是‘杀猪盘’,特别绝望。”贺女士说,在受骗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自己时常处于抑郁状态,每个月的工资都要用来还贷。

  “不光是经济损失让我痛苦,想到自己付出感情的人这样骗自己,我几乎连自杀的心都有了,经常半夜做噩梦哭醒。”贺女士说,觉得自己是“最好骗的那个”,并感到十分丢脸——从“恋爱”到被对方拉黑,前后不过15天时间。

  贺女士是公安部挂牌督办的“3·28”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的一名受害者。该案作案人员在网络社交平台广撒网,以恋爱为名,接近年龄在25岁到40岁之间单身或情感空虚女性,诱骗对方参与网络赌博共同赚钱,将对方吃干榨净后再拉黑。

  据对案件一审公开宣判的宁夏西吉县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介绍,从2019年4月至案发,这起“杀猪盘”案件的196名受害人,共被骗取钱财2796万余元。

  相比大部分受害人,贺女士被骗取的金额还算较少,有的受害女性近半年时间被骗金额高达200多万元。“‘杀猪盘’大部分是将受害人吃干榨净才罢休,一些报案人都倾家荡产,精神崩溃了。其中仍有不少案件难以侦破。”西吉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卜旭伟说。

  “杀猪盘”目标人群不只是单身有情感需求的女性,还有热衷投资理财的男性。除了诱骗受害人投资、赌博,“杀猪盘”诈骗分子近期还以“爱你就为你买房”等新套路展开攻势,骗取被害人身份证、银行卡账号等信息,将被害人财产转移,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完成诈骗。

  更可怕的是,“杀猪盘”受害者往往会二次受骗。“恋人”只要说“我也亏了,没关系,我们还可以再捞回本”,不少受害人就会信以为真,再次投注。一些不法分子还会在“杀猪盘”受害者聚集维权的平台或聊天群内潜伏,伪装成专业人士,谎称能帮受害人挽回损失,让受害人再次受骗。

  2 骗子“恋商”高? 全是“话术宝典”在撑腰

  从表面来看,“杀猪盘”双方“实力”并不对等,受害者中不乏高学历、高收入的女性,而诈骗团伙成员基本为低学历、无正式工作的男青年。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,作为一种新型网络诈骗犯罪,“杀猪盘”的每一个环节都表现出明显的集团化、专业化犯罪特征。

  已经落网的曾某和钟某曾是“3·28”特大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案的“老大”。两人在萌生了靠经营网络赌博挣钱的想法后,偷渡到缅甸,租下两层楼,建立了“财神国际集团”,置办了多台电脑、多部手机,购买、借用大量银行卡、社交平台账号、手机卡等,并在网上购买可以随意操作后台的恶意赌博软件,随后开始“招兵买马”。

  通过不断发展“下线”,公司逐渐形成以老板、总监、财务、代理、组长、组员为组织架构,层级分明、管理严格的犯罪集团,并组建多个诈骗小组。“和你聊天的看似一个人,其实背后是一个专业团队。”卜旭伟说。

  从“3·28”案件来看,诈骗分子多为无正式工作的年轻人,他们对现状不满,幻想“一夜暴富”。

  技校毕业、从事厨师工作的张某,因常在朋友圈抱怨生活不如意,被同学马某盯上,在马某连哄带骗下,偷渡到缅甸,成为“财神国际”的一员。在挤满工作人员的毛坯房里,他首先接受了“洗脑”——被骗的人活该被骗,年轻人要努力挣钱。随后,他获得了“工作指南”“操作流程”“话术本”,开始给自己包装身份,通过大量虚假照片打造“高富帅”人设,在社交平台加女性网友广撒网。

  据张某交代,在聊天的过程中,他们会首先摸清对方的底细,再根据“感性”“理性”备注分组,据此使用“话术本”中不同的套路。“话术本”堪称“史上最全恋爱宝典”,无论诈骗者是男是女,“话术本”都能将其变为“高富帅”的白马王子。

  卜旭伟说,有被告人中途不忍心继续诈骗受害者,和对方透露自己是骗子,对方反而更认定他是“高富帅”。贺女士回忆说:“当时就像魔怔了一样,被对方牵着鼻子走,他故意冷落我,我反而更加死心塌地。其实我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”

  见对方对自己产生情感依赖后,诈骗分子便会假装自己要忙着赚钱,勾起对方好奇。一旦对方上钩,他们就把准备好的素材发给对方,说自己发现了投资理财平台的漏洞。对上套的人,他们会分类施策:有的人充值一次就把她拉黑;有的人需要放长线,先自己投资替她“试水”,让她产生信赖感,再给她一点返利,告诉她投得多才能提现,直到感觉她被吃干榨净就拉黑。

  “杀猪盘”的专业性还体现在各环节都有明确分工。据张某交代,一般员工只负责“养猪”,到了“杀猪”环节则交给组长。他们的工资一般是底薪加提成,但诈骗1万元以上才有提成。

  3 难点重重 亟待升级“人防+技防”

  互联网时代,人们在享受社交媒体等带来的便利的同时,也需时刻警惕诈骗分子设下的各种圈套。当犯罪手段与犯罪套路不断翻新,就迫切需要公安机关更新技术手段与转变侦查思维,强化打击力度和犯罪预防。

  西吉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郭军说,“3·28”案是他从业28年来遇到的最复杂的一起案件,和传统电信诈骗相比,侦破“杀猪盘”案件主要存在以下难点。

  ——跨境犯罪调查取证难。据案件被告人供述,网络赌博等在有些国家属于合法行为,从业者需定期向政府纳税,因此偷渡出去从事电信诈骗的不少。国内警方难以跨境调查,而犯罪分子大部分作案工具(手机、电脑等)都禁止带出工作地,因此取证很困难。此次破案属于查其他案件时的“意外收获”,且由于无法了解到每名被告具体的诈骗金额,定罪量刑较为棘手。

  “犯罪集团里还有几个人在外面听到风声,至今没敢回国,警方也不能出去抓人。”郭军说。

  ——诈骗数额大挽损难。传统电信诈骗一般是“一锤子买卖”,但“杀猪盘”放长线钓大鱼,直至将受害者吃干榨净。“虽然集团诈骗金额大致统计了出来,但被告人银行卡几乎没钱,全部通过洗钱公司进行财务转移或挥霍了。”卜旭伟说,据不完全统计,“杀猪盘”案件挽损率不到万分之五。

  ——社交平台调查取证难。卜旭伟说,这起案件的证据主要是网络平台聊天记录等,但同一批账号“马甲”被不同的人使用,且大量数据被清除,获取一对一证据很困难。侦办这起案件时,除了依靠市局警方技侦人员,还聘请了专业网络公司参与其中。

  “在犯罪手段日益先进的情况下,我们必须大量培养网络技侦人才,网络技侦手段还需升级。”郭军说,第三方平台在案件中负有重要责任,需通过立法等手段压实第三方平台监管职责。

  除了公安部门的严厉打击和专业技术手段防范外,打击电信网络诈骗,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,加强反诈宣传,净化网络空间。卜旭伟说:“与传统发彩页、传单等宣传相比,网络宣传效果更好、受众更广。此次案件庭审直播在抖音平台观看量超过1亿人次,许多网友留言,产生了很好的宣传教育效果。”(记者:赵倩 马思嘉)

举报入口